当前位置:法力拉传媒情感女教师与男教授,恩怨罗生门
女教师与男教授,恩怨罗生门
2022-09-22

厦门大学建文楼里的师生,被外面一声尖叫打破了宁静:“有人要跳楼!”

短短数秒,楼里楼外的人群像炸开锅的蚂蚁,沸腾了。越来越多的人向这栋楼聚拢,保安小 王也裹在人群里,5楼阳台上那个身影证实了自己不祥的猜测:校方安排他“照顾”的外校女教师杨娟,正站在那里。

冷汗打湿了他的背。这个女人接下来的举动,直接决定他是否能保住自己的工作。他一边和同事一起冲上楼,一边祈祷楼下嘈杂的人群不要再刺激当事人。

杨娟不关心一个小保安的未来,“那时我不是真的想死,但我没有其他办法。”

2015年10月27日,怀孕近四个月的高校女教师杨娟拿命一搏,试图让孩子的父亲、厦大教授纪玉华出现。但兴许对方太了解一个年轻女人的真实想法,他没有如她的愿。

糊里糊涂的开始

纪玉华的消失,就和他的出现一样,充满不可预知性。

2015年5月中旬,重庆某高校英语系邀请厦门大学外文学院院长纪玉华来校进行学术交流活动,时任辅导员的杨娟负责布置活动现场。

“你好,能不能留个电话。这本书送给你,上面有我的电话。”杨娟扭转身,一个中年男人站在她身后,秃顶、微胖、腆着大肚腩,貌不惊人。面对突如其来的礼物,她感到别扭,迟迟没有伸手。

陪同纪玉华的老师打圆场,以学术交流的名义劝说杨娟接受对方的好意。“这不是你得罪得起的人物”,她听出她话里的潜台词。杨娟最终接过那书,留下自己的电话。

第二天一早,她接到对方电话,被告知他就在她家楼下。从窗口看去,一个秃顶男人抱着个熊猫玩偶站在太阳底下,没有年轻男人追求女人那般浪漫,更多的,是怪异。

“他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杨娟有些气愤地拉过窗帘。但她拗不过纪玉华的执着—— “我就在下面等你。”他不介意来往的人投来各色眼光,把自己晾在重庆五月份炽热的太阳底下。

“好歹他是个重点大学的教授,我得罪不起啊。”杨娟用这句话说服自己下楼。

接连两次都没有被直接拒绝,纪玉华将此视为了“默许”。他展开了猛烈的电话攻势,向年轻的女教师“一五一十”交代自己的教学生涯,取得的学术成就,在厦门有几套房产。一周后,自认已经和对方达成共识的纪玉华再次从厦门飞往重庆,找到杨娟。他拿出一张离婚证,说自己二十六年前就离婚了,是单身,“嫁给我吧”。

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面对突如其来的求婚,女方惊愕之余是茫然。“你觉得纪玉华是真的喜欢你吗?”事发后,杨娟常常面对这样的疑问。

杨娟称自己在和纪玉华交往之前,从未谈过一场正式恋爱。所以,她并不清楚喜欢是怎样的感觉,可又觉得对方表现出来的急迫和炙热太过突然,“我连他到底喜欢我什么都不知道。”

27岁,初恋

杨娟承认自己有点自卑。出生于江苏泰州农村,她一直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不如其他女孩。在遭遇纪玉华求婚后,她反复思量,隐约觉得如果撇开年龄,纪玉华配她,是绰绰有余的。

纪玉华并不介意第一次求婚失败,他有预感,这个年轻的女教师,“能被拿下”。

几天后的端午节他又飞往重庆。一到酒店就迫不及待给杨娟电话,告诉对方他的手被烫伤了,希望她帮他买药,送过来。果不其然,杨娟下班以后,直奔纪玉华下榻的酒店。

门应声打开。杨娟尚未看清楚,纪玉华像一条狼一样扑向她,任凭杨娟怎么厮打,他仍然自顾自地强吻她。第一波激情结束后,他猛一跪地,拿出一块玉,深情地抚摸着杨娟的双手,“亲爱的,嫁给我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杨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她趁纪玉华不备,转身打开门跑到电梯口。但纪玉华追了上去,一把抱住她,把她拉回酒店房间……

有了亲密关系,杨娟本就软化的态度彻底顺从。她默认了“纪玉华女友”的身份。在纪玉华之前,27岁的她从没被其他男子用这样强势的手段热烈追求,从没尝试过恋爱中酸甜苦辣的滋味。

“难道这就是爱情?”杨娟问自己。

麻雀变凤凰

接下来的暑假,杨娟跟着纪玉华去了厦门。在厦门大学,纪玉华时常牵着她在校园里转悠,大方地招呼路过的学生。见到校长,他会介绍她:“这是我夫人。”

出入有豪车接送,回家则是宽敞的三居室,周末有健身保养美容护肤,对于出身不太好、努力很久才当上高校辅导员、每月仅拿3000元固定薪水的杨娟来说,是此前只能羡慕的圈子、只能想一想的生活方式,一下子被纪玉华照进了现实。

她也怀疑过对方是否隐瞒了某些真相,但两件事打消了猜疑。纪玉华远在山东的母亲病逝,她陪着纪玉华一起回青岛老家奔丧,以“儿媳”的身份为纪玉华的母亲送葬,亲友们的态度很自然;她没有在纪玉华的房子内发现任何女性物品,他的同事领导也没对她“纪夫人”的身份表示出任何吃惊。杨娟开始习惯自己头上的“纪夫人”头衔。

不可能结婚

八月初,杨娟发现自己的例假迟迟未来,悄悄买了验孕纸测,两道红线让她又惊又喜。按照家乡习俗,孕妇在怀孕前三个月不可透露孕事,否则小孩不易保住。杨娟想要纪玉华的孩子,这能让二者的关系更紧密。

十月初,因为杨娟吐得厉害,纪玉华带她去医院。“恭喜,你的夫人怀孕了。”医生说。纪玉华像中奖一样欣喜若狂。他第一时间给厦门大学的书记和校长都打了电话,“怀上了,我夫人怀上了。”又赶紧联络学校后勤,给杨娟腾出厦大建文楼552房,并亲自打电话给杨娟父母,计划把“准岳父母”接来厦门照顾孕期的杨娟。

那一个月,“一家四口”,加上一个未出世的孩子,在杨娟的记忆里是最幸福的时光。

但女儿渐渐隆起的小腹,让杨娟的妈妈产生不安。“不是接我们来商量婚事吗?怎么来了却对婚事不置可否?”她开始追问纪玉华对婚礼的安排。纪玉华的回答躲躲闪闪,“再看吧,最近忙。”被敷衍几次后,杨娟也开始急了,“老纪,宝宝都四个多月大了,总不至于等我挺着个大肚子穿婚纱吧?”

法力拉传媒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